2218章不屑一顾

小说:兽破苍穹 作者:妖夜 我要报错
  “不过你也就仅限于此了。”

  方德怀望着夜轻寒的脸上,再次出现了那不屑一顾的表情,好像此番被人抓在手里的是夜轻寒,而不是他被夜轻寒抓在了手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道理在方德怀这位‘视死如归’的勇士面前,好像完全不适用。

  “你再怎么努力,你不过是个土着法界出生的土着奥义境生命。”

  方德怀啧啧出声的鄙夷着夜轻寒道:“屠家的势力之庞大,是你想象不到的,也是你这一生都无法企及的,所以方某可从来没有指望过让你夜轻寒为方某报仇。”

  “那你又是为何要将屠家是背后主使人的身份透露给我呢?”

  听到这里,夜轻寒是真的有些疑惑了,如果不是为了让自己和屠家生出更多仇怨,好日后让自己找屠家报仇,那方德怀故意将屠家在背后主使的真实原因告诉自己,方德怀又是为了什么呢?

  夜轻寒是真的有些想不通,虽然在这一点上方德怀不承认,但方德怀有很重要的人被屠家掌控着用来威胁方德怀,这件事的真实性却是不用质疑的。

  所以要是说在方德怀被屠家如此威胁的情况下,方德怀将屠家是背后主使人的消息告诉夜轻寒,就是为了让夜轻寒更加恐惧的话,那肯定是很不合乎常理的。

  毕竟别说是奥义境生命了,就算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在被人威胁的时候,也不可能一成不变,一丝怒气都激不起来的,所以夜轻寒绝对不相信方德怀在被屠家如此威胁的情况下,会连一丝怒气都激发不出来的,那样恐怕方德怀什么都不用做,自身奥义境生命的身份都怕是难以维持下去。

  如果说一般的修行生命是聚天地灵气和气运生成的话,那任何一尊奥义境生命则都是聚亿万天地之灵气、大福缘、大气运、大智慧,并且自身得具有非常强大的意志,才可能修成一尊奥义境生命。

  而若是这样一尊奥义境生命连自身的傲气都不能保持得话,那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义呢?恐怕就是连天道都不存在的三千维度时空,都不能看着这样的奥义境生命活下去的了。

  所以,即使奥义境生命不敢随意冒犯法则大能,但也没有任何一个法则大能将任何奥义境生命当成猪狗牛羊一样处置。

  这全然是因为奥义境生命本身修成也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可谓是从亿万万生灵之中脱颖而出,而且法则大能也是从奥义境生命走过来的,知道要修成奥义境生命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自然不会太过轻视奥义境生命。

  这对于法界宇宙和三千维度时空的各类生命体是不太合理的,但却又非常合乎常理。

  毕竟若是以奥义境生命为分界线的话,自奥义境生命以下的所有生命体,都要对奥义境生命毕恭毕敬才行,而且奥义境生命也是完全可以将凡俗生命和修行生命当成牛羊宰割的。

  而同样的情况,换成奥义境生命和法则大能身上却是不可以,这就是几种生命体之间的差距。

  换句话说,这样的不同,也就只是在奥义境生命和法则大能上有区别,换成奥义境生命和奥义境生命以下的生命体却是没有半点区别的。

  所以,方德怀这样的做法,夜轻寒一时间的确是有些想不明白。

  岂料方德怀下一句开口,却是直接让夜轻寒火冒三丈。

  “哈哈,你以为能是什么?我故意利用万星雷电告知你背后的一切,不过……”

  方德怀不无嘲讽的道:“不过是在你的心里种下一根刺,日后让你恶心恶心屠家罢了。就像一只苍蝇一样恶心屠家,你可千万不要太高估你自己,免得连恶心屠家都做不到。”

  “你、找死!”

  夜轻寒暴怒不已,双目圆睁。

  自从盘界来到三千维度时空以后,行走了多个法界宇宙,夜轻寒还从未如此暴怒过。

  这不仅是因为方德怀话语里对夜轻寒的嘲讽和鄙夷之意,更是因为夜轻寒之前没有想到方德怀的真实意思是如此,所以夜轻寒的思维不由自主的顺着方德怀走,以至于最后夜轻寒听到方德怀居然如此嘲讽自己的时候,才会忍不住情绪如此愤怒的。

  “我找死?那你就杀了我呀!”

  方德怀再次开口,“千万别对我客气,夜道友!”

  这一次开口,方德怀不是丝毫不畏惧生死的那种态度,而是说话的同时,脸上还带着三分轻蔑的笑容,对夜轻寒的挑衅,方德怀溢于言表,丝毫不加掩饰。

  “你!”

  夜轻寒怒极,但终究还是忍住,怒极反笑道:“不急,方道友一心求死,夜某自会满足方道友的。不过不在此时,等到方道友的天机阵法破灭以后,方道友再死也不迟。”

  言下之意,夜轻寒虽然现在极为愤怒,但还是会保持冷静,忍耐到天机阵法被破开以后,再击杀方德怀的。

  “夜道友……”

  夜轻寒和方德怀的对话,前半部分关于屠家的,二人都是用的传音在叙话,但到了后半部分双方都没有再保持自身的冷静,任由怒气挥发的时候,有什么话都是直接说出口的,并没有再用传音。

  一旁的邓杰虽然不明就里,但也能看得出夜轻寒和方德怀二人都是动了真火的,而且是那种恨不得将对方挫骨扬灰到底真火,二人对话时的火气也是没有掩饰,邓杰知道夜轻寒现在肯定恨极了方德怀,所以干脆将方德怀的灵魂又还给了夜轻寒。

  在邓杰看来,即使自己之前中了方德怀的诱惑,身陷在‘六根清净阵法’之中,也远没有夜轻寒刚才所表现的那般愤怒。所以,没有多想,邓杰就将手中方德怀的灵魂给直接送回到夜轻寒的手中去了。

  “呜呜呜……”

365体育在线886655  方德怀在去到夜轻寒的手中以后,可能还想表达一下自身的英勇无畏,对生死也毫不畏惧,所以还想说点什么,但话一开口,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方德怀这才知道自己的灵魂之力全都夜轻寒封闭了,想要再使用灵魂之力发出共振频率,以此来达到说话的效果却是不太可能了。

  “别着急,方道友在你死之前,夜某会让你再说话的。”

  夜轻寒将方德怀直接扔进了自己的袖里乾坤空间之中,那里一片寂静,也是一片空白,可谓是异常枯燥。

  对于方德怀这样的仇敌,而且是对自身百般讽刺的仇敌,夜轻寒能够将方德怀安安稳稳的放在袖里乾坤空间之中,没有对方德怀进行折磨,就已经算是很宽容的了。

  想要夜轻寒对待邓杰那般,将自己的袖里乾坤空间粉饰一番,如同迎接再重要的朋友那般种上花草绿树,诞出走兽飞禽,让袖里乾坤空间之中生机盎然,自然是不可能的了。

  至于封住方德怀的嘴也是理所当然的。

  方德怀好歹也是奥义至圣者,而且自身的修为不低,虽然方德怀现在只是一副灵魂状态,但夜轻寒想要迷惑方德怀的灵魂,让方德怀说出如何破解天机阵法,夜轻寒却是知道不可能的。

  方德怀的意识清醒,再加上奥义至圣者的意志本身就异常坚定,而且让方德怀说出如何破解天机阵法,又不可能通过**之力达成,所以夜轻寒弱势不封住方德怀的灵魂之力的话,方德怀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不出什么好话的,只会不断说侮辱夜轻寒的话。

  所以,夜轻寒还是将方德怀的灵魂之力封住,要合适得多。

  ……

  “结束了!”

  高空上,洪四海见到方德怀一副灵魂状态被夜轻寒抓住,并关押到了袖里乾坤空间之中莫名的松了口气。

  “这该死的夜轻寒。”

  但随即洪四海又想起这样的轻松,可不应该是自己的态度,毕竟就算此时方德怀已经被夜轻寒给抓住,但论起自己和张无稽的赌约,自己却是已经输定了,所以这副轻松的态度,绝对不应该是自己的。

  想到这里,洪四海看向夜轻寒的眼神之中,却是带上了几分愤恨之意。

  因为洪四海知道接下来就该是自己履行赌约的时候了,不过洪四海知道不管自己履不履行,这以后的日子都不过了,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名声可就臭了。

  虽然在这个时候,洪四海已经决定了不可能会向张无稽下跪,但这绝对不是洪四海要耍无赖,因为洪四海知道自己若是向张无稽下跪的话,那日后自己在三千维度时空也会成为诸多奥义境生命的笑柄。其他的奥义境生命在见到他洪四海以后,肯定会嘲笑他洪四海是个曾经向张无稽下跪的蠢货。

  而若是洪四海逃了的话,洪四海依然会被三千维度时空的奥义境生命嘲笑,说他洪四海是个不守诺言的人。

  但两种结果都是被嘲笑,洪四海自然会选择后者,虽然选择后者依然会被嘲笑,但好歹洪四海不用向张无稽下跪了,以免受胯下之辱。

  不过不管是选择哪一种结果,洪四海的名声都臭了,也完了,所以此时洪四海对夜轻寒有些恨意也是很平常的事情了。

  “洪道友,别急咱们再等等。”

  张无稽眼见洪四海转头过来望着自己,顿时误会了洪四海的意思。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2398/2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