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忠奎的刀法够快够狠,但是陆轩的速度比他更快,只不过是在手短的情况下无法还击罢了。

  “哗啦!”

  钱忠奎又是一刀劈向陆轩,这一击他再次倾尽全力。

  陆轩鬼魅的身影一个侧移,再次的轻松躲闪而过。

  “呼呼呼!”

  钱忠奎大口的喘着气,陆轩知道,他可以出手了。

  陆轩眼中闪过一道冷芒,钱忠奎心中一咯噔,眼中射出一道惊惧之色,不好!

  钱忠奎迅速收刀,身体往后退!

  “吸掌!”

  陆轩右手探出,澎湃的真气云绕在掌间,大喝一声。

  所有人眼皮子一跳,什么玩意,吸掌?

  钱忠奎的长刀来不及收回,长刀被一股可怕的吸力所牵引着。

  如果长刀被夺走,钱忠奎知道,他会死的很难看。

  手握兵器都不能伤陆轩分毫,要是失去兵器,他又怎么和陆轩打?

  可是钱忠奎小看了吸掌的威力,在他不愿意放弃长刀的一刹那,他整个人的身体飞向了陆轩。

  可怕的内劲,让钱忠奎瞳孔一阵阵紧缩,他到底是什么修为,气劲这么可怕,简直是恐怖如斯。

  看似雕虫小技的吸掌,却在陆轩手上,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

  钱忠奎在挣扎着,想要夺回宝刀的控制权,可是的真气已经几乎消耗殆尽,怎么可能抵抗的住。

  在钱忠奎的身体飞到陆轩面前时,陆轩左手出击了。

  “寸拳!”

  陆轩迅速出手。

  众人皆知,寸拳可不是武功,而是一门国术。

  在古武的对决之中,陆轩竟然还用国术的,真的是让人大跌眼镜。

  只不过众人不知道的是,在刚才这么近的距离之下,用寸拳,能够爆发出最大的力量。

  “嘭!”

  一声闷响传来,钱忠奎的身体倒飞出去。

  “噗!”

  在空中,钱忠奎喷出一口血来,接着身体重重的砸在擂台外。

  “——”

  “忠奎!”

  华宗主第一个冲上来,查探钱忠奎的伤势,接着他对陆轩怒目圆瞪:“你废了他的丹田!”

  “——”

  此话一出,让整个比武场噤若寒蝉,所有人惊呆了。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如果丹田被废,那么会沦落成为废人,再也不能修炼武道。

  对于一位武道高手来说,这比杀了他还要来的残忍!

  “曹宗主,陆轩如此欺人太甚,我要讨个说法!”华宗主面色狰狞的大吼着。

  “杀了他!”

  “杀了他!”

  “——”

  华青宗和其依附其宗门的所有人,都是愤怒的叫嚷着。

  曹宗主脸色有些不好看,虽然说刀剑无眼,历代比武大会中,前十之争会有死伤的事情发生,但是刚才陆轩的最后一击,分明可以手下留情,却是废了钱忠奎的丹田,做的真是太过了。

  陆轩的莽撞,让南霸天也是急眼了:“这小子怎么这么冲动!”

  如果曹宗主代表主办方,判陆轩个故意伤人的罪名,南霸天都救不了他。

  此时,东皇文鼎笑着说道:“曹宗主,你作为今年比武大会的东道主,可要公正廉明啊。”

  曹宗主咬了咬牙:“这个是当然!”

  说着,曹宗主将目光看向了儿子曹彦斌,但是曹彦斌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束手无策。

  陆轩如此恶意伤人,真的是无法帮他。

  猛虎宗宗主,大声道:“还请曹宗主秉公执法!”

  “还请曹宗主秉公执法!”

  “——”

  一时间,比武场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向曹宗主施压。

  华宗主脸上泛起一抹阴险的笑意,他很开心,因为钱忠奎到底也不算是他门中弟子,废了也就废了吧,能够将陆轩置于死地,这笔买卖很划算。

  唯独,痛苦的只有钱忠奎和痛失一名出色弟子的火炎宗宗主。

  “陆轩,你本可以手下留情,却废忍丹田,按照我们比武大会的规矩,你必须和钱忠奎承受同样的伤,被废丹田!”

  曹宗主说着,他慢慢闭上了眼睛,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而众目睽睽和无数人施压之下,他不得不这么说。

  杀人直接偿命,欠多少债还多少钱,五大宗门共同定下的比试规矩,可是很公平的。

  无数双眼睛看着陆轩,脸上满上讥讽的笑意,幸灾乐祸。

  东皇文鼎的老脸更是笑的满是皱纹,陆轩,我还以为你是一个难缠的对手,没想到不用我出手,你已经倒下了。

  几位无涯宗的执法长老走上擂台,其中一位执法长老说道:“陆轩,是要我们动手,还是你自己来?”

  “呵呵!”

  一直不动声色的陆轩笑了起来。

  “他还笑的出来!”

  “我看他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

  猛虎宗、华青宗、东皇文鼎所率领的这些势力,这些人都是大声嘲笑起来。

  “我只是废了钱忠奎的丹田而已,而钱忠奎刚才在比试中,刀刀都想要我的命,这该怎么说?”

  陆轩向几位执法长老大声的问道。

  “——”

  所有人心头一震,惊呆了!

  回想起刚才陆轩和钱忠奎的对决,似乎还真是如此。

  “即使如此,但是你并没有受伤,”华宗主大声道。

  陆轩又笑,笑的更加大声:“那是我实力的强过钱忠奎,如果我的身法不够快,死在他手上,华宗主,你还会说这种风凉话么?”

  华宗主愣住了,一时间是无言以对。

  “比试的规矩我知道,点到即止,可是钱忠奎刀刀都想要我的命,应该也算违规吧?”陆轩向几位执法长老反问道。

  执法长老们也是哑口无言,曹宗主连忙道:“陆轩的话,倒是挺在理的。”

  雷宗主附议道:“的确如此,比试之中,钱忠奎的杀气太重,不像是在比试,倒是像在杀敌。”

  南霸天大步走上前,冷笑道:“当我天道宗弟子是好欺负的么,刀刀想要夺命,没杀了钱忠奎,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谁再敢多言,我南霸天第一个不饶他!”

  南霸天冷言厉色,霸气无比!

  感受着南霸天身上可怕的气势,讨伐陆轩之人都一个个乖乖闭上了嘴巴,身体还有些发憷。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21809/3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