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茂和四月中旬到达的京城,已经在这边儿浪了半个多月了。

  自打集团的保健品分公司并入松江实业由张大功负责之后,徐茂和其实在公司内部的位置就一直很尴尬。后来还是李宪做主,把这货调到了集团旗下的进出口贸易公司,专门负责新北旗下产品的对外业务。

  这对于徐茂和这个倒爷出身的人来说,等于是回归老本行。

  说如鱼得水,如虎归山,差不多就是徐茂和现在的状态。

  半年多的时间,新北的贸易部业务量提升了整整四倍,而且靠着徐茂和此前当倒爷时候积攒下来的门路和经验,顺带着做一些进口业务,业绩翻了六倍不止。

  这一次来京城,徐茂和可不是单纯为了浪,而是带着李宪的任务来的——就是筹办将新北的外貌部自成一派,独立出来一个新北投资贸易分公司。

  现下里中国的贸易公司不少,但是大多都是做一些灰色的业务。就比如鹏程公司,真正的业务是海运,做汽车进口......不说都懂。

  李宪不一样。

  算一算,中国距离加入WTO可不剩多少日子了。

  虽说距离正式入世还有四年的时间,但是作为后来人的李宪心里门儿清,中国自古以来高层政治理念就是引而不发,发则惊天。虽然入世申请去年刚刚递交出去,但是实际上按照中国经济的对外开放总方针,现在已经到了第二个阶段末期。

  从年算是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里,政府开放沿海设立经济特区,目的是为经济体制改革做样板和经验积累。

  而从92年开始,则是第二阶段。在这个阶段里,整个中国以深圳特区为模板,迅速加快对外开放纵深推进,实现全区域开放格局。

  而这两个阶段的终极目标,就是入世。或者说,是让中国彻底融入到世界经济体系中去。

  现在,这个时机已经快要成熟了。

  中国的经济发展走的是赶超的路子,整体来说经济发展完全靠政策影响。就比如在年,利用双轨制漏洞当倒爷的,都是大发特发。年,买发财证炒股的一个个都盆满钵满。从年,借着经济体制改革春风接盘国企搞私营的最后都成了老板。但是到了九五年下半年,随着国家正式对WTO提出入世申请,并对“入世”投入各种政策资源倾斜,国货出口即将迎来属于自己的辉煌时代。

  李宪这个做实业的,可不想错过这个风口。

  “宪子,史文博那孙子跟你说什么了?”

  饭桌上,看到李宪挂断了电话,徐茂和抹了把嘴边儿的油渍,嘿嘿笑道。

  徐茂和这人你让他正经做生意,安安分分老老实实的去经营管理,不如杀了他来让他来的舒服。所以这人注定不是薛灵或者司扬那种守成之将。但是这人干了十年倒爷,满脑子都是弯弯绕。要是让他倒买倒卖,或者是挖坑下货,这货眼珠子一转就能给你出十个主意出来。

  这一次让谢庞做套,给宝洁来了个釜底抽薪的主意,就是这老小子出的。

  此时见史文博打电话来兴师问罪,他特想知道知道史文博是怎么气急败坏的。

  “哦、”把大哥大随手放在了桌子上,李宪掐起了筷子随口答道:“没说什么,就是怕了。”

  “怕了?”徐茂和一双牛眼皱成了三角,“这孙子怕个什么?”

  李宪摇了摇头,淡笑道:“史文博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吗?八十年代就敢打破观念,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国内头一个吃螃蟹做卫生巾生意,有胆气。为了迅速扩张,也能搞个离岸壳公司收购恒安,把自己披上一层外企的皮。按说这样的人,要是不缺一样东西,咱们新北肯定是抢不下现在这口食吃的。”

  “缺啥?”徐茂和来了兴趣。

  李宪笑呵呵的夹了口菜,细嚼慢咽的吃了下去,才道:“史文博这人,总是盯着眼前的一疙瘩一块儿不放,生怕别人抢走他碗里的东西。恒安是国内第一个做卫生巾的民营企业,但是恒安与其说是赚出来的,不如说是一点点攒起来的。这么好的机遇,这么好的市场,发展到现在才这个规模。缺的是啥?”

  “啥?”

  “器量。”

  李宪给出了答案。

  徐茂和一脸懵逼,鼓着腮帮子吹了一下,“这个气?”

  “屁!”李宪无奈的摇了要头,对于徐茂和的不学无术算是彻底绝望。

  “明史演义看过吧?”

  这个徐茂和倒是知道!

  “看过啊,单田芳讲的嘛、前段时间广播台天天放!”

  李宪点了点头,耐心解释道:“元末朝廷在各路反王夹击之下已经穷途末路,这个时候举目望去,有实力问鼎中原的就只有朱元璋,张士诚和陈友谅三个。

  当时朱元璋实力有限,张士诚和陈友谅不能同时开战,必然要先解决一个。部下就问他应该先做掉谁。

  那个时候朱元璋就判定;如果先打张士诚,陈友谅必然会过来夹击。但是如果先打陈友谅,张士诚铁定隔岸观火。

  果然,他打陈友谅的时候,张士诚按兵不动。给了朱元璋灭掉心腹大患稳定九五的机会。”

  “知道知道!评书上这一段我听过!”

  听到李宪讲起了评书的内容,徐茂和像个终于知道一道题答案的学渣一样,兴奋的不行。

  李宪点了点头,道:“正史上,朱元璋评价自己的这两位对手时说过一句话;友谅志骄,士诚器小。志骄则好生事,器小则无远图。器小,就是缺器量。史文博就是这样,如果这个人有器量的话,前些年直接就跟卫生部门合作推行卫生巾普及,现在这一块哪儿有宝洁和咱们的事儿。”

  “嗨!”听完了他解释,徐茂和一拍大腿,满脸的嫌弃:“我说你们这些文化人说话就是他娘的绕,你就直接跟我说,史文博沾点儿老娘们儿唧唧的,凡事儿不往远瞅不就得了吗?整这么一大堆......嗨呀......”

  看着徐茂和唾沫横飞,李宪不禁扶额。

  是啊,东北话这么博大精深,各种名词生动而形象,你说老子跟这么个夲货引什么经据什么典?

  “我跟你说宪子,那年咱们刚干卫生巾的时候,这犊子玩应非追着咱们掐我就看出来这人没啥尿性,你说那么大个市场你干你的我干我的......”

  “你那破车嘴给我闭上!”实在忍不住徐茂和的絮叨,李宪一挥手,“赶紧吃,吃完了去办正事儿。你一会儿办事儿打车去,把车给我留下,我得去一趟央视。这一天天忙的脚打后脑勺,哪有工夫跟你在这扯里根楞儿!”

  “哦!”

  下一秒,徐茂和抄起了筷子。

  看着徐茂和唏哩呼噜的吃着炸酱面,还一个劲儿的拿眼睛余光睨着自己,李宪都给他气笑了。

  “行了,慢点儿吃别噎着。不过得跟你说,出口公司的手续这几天尽快整下来。你这定下来之后,跟我去转一转。集团现在业务量越来越大,这又开外贸,咱们集团总部在东北总是不方便。我琢磨着,得在京城或者深圳那头设两个集团办事处。现在地价便宜,咱们看看有没有好地段儿买他几栋大楼下来,部分自用部分出租,留着以后升值。”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21779/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