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章五人轮战

小说: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我要报错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气波便要击中许易,许易身形一晃,竟在场中游走起来。

????院子虽然宽敞,那是对应人的形体大小而言,但对修士瞬间挪动的距离而言,这轩敞的院子的大小可以忽略不计了。

????何况,院中还有如此多的修士,就是一个个天然的屏障。

????许易晃动身形,任凭董啸山发招,却始终伤不到他分毫。

????董啸山气得呼喝大骂,许易却不理睬,弄得他脸上老大无光,本来就是他自己要拣许易这个软柿子,来反衬威风的。

????如今好了,软柿子也捏不碎,他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行了,我看我董兄勇气可嘉,第五人便定董兄了。”

????陆家主一锤定音,场中又是一片喧哗,却无一人敢自告奋勇要和董啸山一分高下。

????事实上,在这等场合下,敢站出来做出头鸟的董啸山,的确有着可怖的实力。

????都是江南地面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谁谁有怎样的实力,大家心中都很清楚,陆家主当然也清楚。

365体育在线886655????定下人选后,陆家主又是郑重一礼,道,“此番我陆家有事,诸君能高义来援,陆某没齿难忘。也正因为群雄毕至,赵家宵小震怖,出阴险诡计,提出五人轮战,让陆某借不得诸位道兄仙力,只能倍感遗憾。诸位道兄之盛情,我陆家绝不敢望,稍后,自有一份心意奉上,还请诸君千万笑纳。”

????陆家主手腕圆滑,场面混得很熟,他明明知道众人是为什么而来,却偏说成众人高义,用不上众人了,还要奉上礼物,谋划得就是长远,力求不得罪人。

????陆家主这般说了,众人无可奈何,正待退去,便听一声道,“陆兄此议,恕我不能苟同。”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说话那人长身青衣,面目瘦硬,不是许易又是何人。

????见是许易,当先就恼了董啸山,便听他怒喝一声,“好你个无耻鼠辈,先前不要好处,也要赖在此间,现在人家主人家都赶客了,你还要死赖着不走,真当董某火饮刀饮不得血么?”

????许易不理会董啸山,向陆家主抱拳道,“敢问陆家主,当真是在驱赶我等?”

????陆家主面上一滞,怒视董啸山道,“董兄何苦污我,陆某及陆家向来诚心待客,目下,只是赵家阴险,让我借不得诸君仙力,但诸君的高义,陆某感激不尽,哪里敢驱赶诸君,董兄,休要浪言!”

????董啸山没想到陆家主会反来喷他,又闹了个脸红脖子粗,死死盯着许易,脑海中却传来陆家主的意念,让他千万不要多言。

????一股气闷在胸口,却也只好忍了。

????叮嘱完董啸山,陆家主又郑重向许易致歉,作为一个合格的家主,绝不会因为无关紧要之事,树一个敌人,何况还是合道圆满的敌人。

????许易摆摆手道,“陆兄言重了,这些日子,多蒙陆兄款待,足感盛情。此番,陆兄既已选定人选,某也无有他言,只有一点,赵家提议五人轮战,若是反悔,又当如何?”

????“你当赵家是何等样家族,敢反悔,不怕被唾沫星子淹死么?”

????董啸山怒声喝道。

????陆家主抱拳道,“敢问许兄有何高见?”

????他对赵家并不托底,毕竟,事关一座灵泉,赵家用怎样的手段,他都不会觉得难以理解。

????许易道,“高见不敢当,我只是觉得,即便是五人轮战,咱们这些人都跟过去,也能给赵家造成心之重压,陆家主没必要现在就送客,自断威势。我也相信诸君心怀高义,感念陆家主多日厚待,皆乐意为陆家站脚助威。”

????陆家主暗道,好伶俐的心思,这人年纪轻轻,至多不过二十啷当,怎的竟如积年老怪一般,思虑如此周全。

????当下,陆家主应了许易所请,又向众人发出邀请。

????一如预料,没有人拒绝为陆家站脚助威。

????且不提事后陆家主会不会有一番心意,单是能亲眼目睹赵家五强,和陆家五强的争锋,都是千值万值了。

????计较已定,看着时间差不多了,陆家家主招出一架巨大飞舟,邀请诸人登舟,随即,向东南遁去。

????陆家准备得极为充分,飞舟上歌舞酒宴,一样不差,半个时辰的飞遁,似乎只在顷刻。

????最后飞舟在一处青山绿水间降落,才下得舟来,许易只一眼,便睹见了灵泉所在,正在两山交夹处,周遭布置了近百面阵旗,团团禁制护得水泄不通,即便如此,依旧有滚滚灵力呼啸而来。

????等了不过半盏茶的工夫,一艘龙舟自东方天际驰来,在陆家队伍的百丈之外降落,不多时,舟上落下十余人,看修为皆是合道圆满。

????只是从人数,声势上,比之陆家这头,差了不少。

????“我以为我会先到,没想到却是镇海兄你迫不及待了,向来镇海兄是准备充分了,我来看看,镇海兄都集结了哪些强者,咦……”

????说话的是一身蓝袍的赵家家主赵令武,他的状态极为放松,正调侃间,忽然扫视到了陆镇海身边立着的几人,调侃声戛然而止。

????陆镇海正色道,“陆某的确迫不及待了,迫不及待要在我陆家祖传之地上,勒碑为记,如此,相信以后就不会有人硬要舔着脸说这是无主之地了。”

????赵令武冷哼道,“闲话休提,既然议定好了,就开战吧。五人出战,哪一方先被打穿,便即告负。”

????陆镇海朝左近几人抱拳道,“不知哪位道兄愿意打这个头阵,此战只要功成,五位皆可得一紫色令符。”

????董啸山慨然道,“姓董的有自知之明,我和几位道兄比不得,就让几位道兄暂且观战,董某凭这一把子气力,先冲他一阵,不管胜败,先耗一耗对手实力,总是不难。”

????说罢,董啸山扛着火饮大刀当先出阵。

????赵家阵中跃出一位白衣青年,看年岁不过十五六,掌中持一枝绿柳,心有杀机,面带微笑。

????“董某刀下不伤无名之鬼,通个名姓吧。”

????董啸山高声喝道。

????白衣青年道,“某不与死人说话。”

????董啸山眉眼陡立,心中顿时不托底,望向陆镇海道,“敢问陆兄,此战是分胜负,还是别生死。”

????他虽粗豪,却是不傻,毕竟,能被赵家请出阵来的,不可能会是庸手,他如何敢说有必胜把握,没有把握的事儿,为一个子令符玩命,显然不合适。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2107/2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