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淡蓝色的光芒如同一座水幕一般垂了下来,将周围所笼罩着。

  但是其中却是形成了一道人影,身穿着蓝衣,面容有些慵懒,虽然白发苍苍,但是看起来极为的精神,鹤发童颜。

  眼神有些浑浊,但也是极为地好奇,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周围,似乎对于自己这身极为的满意。

  忍不住点点头,就是咳嗽一声,眼眸之中带着些许的回忆之色:“不知道多少年就这么过去了........不曾想到我居然还有苏醒的这一刻。”

  这才是抬头看向白毅和大黑:“是你们二位将我所唤醒的嘛?”

  白毅心中暗暗叫苦,这家伙看起来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玄武之躯的主人,拥有着灵魂波动,虽然极为的随意,但是不经意间所散发出来的却极为的恐怖。

  这样的一位老家伙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如果想要将他们两个人给擒住的话,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所以白毅和大黑却放弃了逃跑的想法,而是静静站在原地,就这么看着这个人影。

  只是看着这个人影似乎对于自己二人并没有多少的恶意,内心稍微放松了,但还是寻求着逃出去的机会。

  “肉身之力很不错,居然带着白虎和青龙的气息,还拥有着龙族的血脉,似乎本体并不是龙族。这么斑驳的血脉混合在一起,居然也没有出现什么冲突.........反而是拥有着强劲的生命力,难怪我吸收了你的精血之后,能够直接令我从沉睡的状态之下恢复过来。”老者望着白毅,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之后又是松展开来,目光之中带着欣赏之意。

  白毅却是撇了撇嘴,原来是因为自己精血的原因才让这个家伙给苏醒过来了,难怪会产生那样子的变化。

  自己的一翻试探之下,倒是有些弄巧成拙,眼前的这位看起来并不知道是敌是友,还是谨慎为好。

  不过老者只是在白毅身上停留片刻而已,紧跟着目光就是移动到了大黑的身体之上,原本浑浊的眼光却是倏忽间睁大,一道精光从其中射出,亮的有些令人睁不开眼睛来。

  白毅惊骇无比,这恐怕才是老者的冰山一角,要是真正爆发出来实力,他们两个人几乎要瞬息之间就是死在了这里。

  只是这看起来好像只有一缕神魂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复苏过来,不然的话灵魂不可能这么的弱小,只是相对于.......老者这一缕神魂都是要十分的强大,一般的大罗金仙都无法媲美。

  只是相对于老者全盛时期来说有些弱的,但是白毅还是不敢轻举妄动,这样的一缕神魂要是爆发出来,没准可以瞬间就是将自己给镇压。

  “居然是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你居然还没有死掉。倒是修为全无了,肉身也像是刚刚组建起来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老者看着大黑,似乎认识的摸样,笑呵呵的说道。

  但是在大黑眼中跟嘲讽自己一般,有些没好气地说道:“你谁啊,怎么认识我的,本尊都不认识你。”

  老者却一点都不生气:“你还是当初那副脾气,现在距离上古时期过去了多少年了?”

  “足足几百万年。”大黑没好气道。

  老者却是惊骇无比,裂开嘴道:“怎么会.......几百万年,那你又是如何存活到现在的,连我玄武一族也是不可能有如此悠长的寿命,更不要说你一个血海魔蛟了。”

  “怎么?”大黑却是头一仰:“瞧不起我们血海魔蛟一族,收拾你们玄武一族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白毅看着大黑和老者争议,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看起来这位老者似乎也是跟大黑同一时期的摸样,只是大黑好像记不起来,根本不认识眼前的家伙了。

  最为关键的还是,这家伙足足过了几百万年,看起来像是死了一般,但还是拥有着残魂。

  光是这一缕残魂却是能够拥有着无限悠久的岁月。

  老者呵呵一笑,也不跟大黑过多的争执,看着白毅:“自从当初巫妖大战一战之后,你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大家都以为你死了,却是不曾想到活到了现在,为何现在跟着这位年轻人,虽然是妖族,但也没有你们天庭的气息。尤其是你足足活了这么久,倒也是机缘丰厚。”

  大黑忍不住撇嘴道:“本尊这叫机缘嘛.......修为全无!”

  差点就是要跳起来了:“机缘好,也是旁边这个家伙才叫做****运,机缘丰厚,到哪里都能够捡到宝贝。本尊的机缘要是有他一半,都不会如此狼狈了。”

  老者看了一眼白毅,白毅顿时就是心中一凛,感觉自己像是浑身被看穿了一般,连忙将灵魂给调动着,抵挡着这股感觉。

  老者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惊诧之色,就是将目光给移开,白毅也是觉得那股感觉瞬间消失了,看来并不是自己的错觉........而是老者想要好好地查探一下自己。

  “灵魂居然能够如此强大,不仅*强大,灵魂也是要超越大罗金仙级别。在金仙境界就是可以如此.......血海魔蛟果然没有说错,你的确是福缘深厚。”老者开口道。

  白毅却没有开口.......老者只不过是随意一看,就是将自己的浑身都给看透了,连功法血脉都是清清楚楚,这个人的确是太过于恐怖了,还是少接触比较好。

  这位老者尚且如此,那么传说之中的圣人,看自己一眼岂不要将自己的来龙去脉全部给看得清清楚楚?

  老者看来并不是圣者,要不然也不会陨落,紧靠着一缕残魂去支撑着。

  “你再仔细看看。”大黑却是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看向老者。

  老者却是有些狐疑,再次在白毅身上查探起来,紧跟着就遭遇到了一股杀意和一股吞噬的波动,瞬间将其所散发出去的神念给绞碎吸收掉了,断绝了联系。

  忍不住有些动容,一直都是笑容满面,看起来没有任何威胁的老者,在这一刻也是惊讶不已。

  “两大先天至宝!不对.......一件先天至宝一件先天灵宝!”老者望着白毅,眼眸之中有着不敢置信之色:“先天至宝向来认主困难,这不过是一个金仙而已,为何能够让两件法宝主动认主?”

  大黑却是一脸得意的摸样:“两件都是先天至宝,只不过有一件损伤了本源,所以才是掉落到先天灵宝的阶段而已。”

  老者倒吸一口凉气,他可是清楚先天至宝的作用。

  如今这位青年可是坐拥着两件先天至宝,难能可贵的存在,难怪就算是大黑也不得不承认白毅的机缘太过于深厚了,一般人根本就是没得比。

  “难怪你会跟随着他,这位青年潜力无穷啊。福缘这么深厚的青年我活了那么久,倒还是第一次见。”老者忍不住点点头,就是对着大黑的目光欣赏不已。

  大黑一听却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立即跳了起来:“本尊哪里是追随他,本尊这不过是权宜之策,等到本尊实力恢复之后,这个家伙还不是随时要被我给蹂躏!”

  老者却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老东西,你这样是何意,认为本尊会打不过他嘛,本尊可是当初主人麾下的第一站将,谁人是我的对手?”大黑懊恼无比道:“如果不是因为当初你们这群家伙巫妖大战不肯帮忙,我们也不会战败,本尊也不会出现这样子的情况,导致为了积蓄肉身,一身修为荡然无存。”

  老者却笑道:“活着就已经足够了.......至于修为什么的,以后慢慢恢复便是了。”

  语气之中有着些许的感慨和黯然,毕竟他们玄武一族,也是难以摆脱寿命的终结,不踏入到圣人,终究是难以逃脱天道的禁锢。

  天道要你死,你就不得不去死,就算是可以永久躲避三灾,依旧是要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天道不会让你那么滋润的。

  “这倒也是........”大黑嘟囔着,对于老者这句话极为的赞同:“老东西,你当初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嘛,为何现在却是成为了这副摸样,只剩下一缕残魂而已了?”

  老者面露尴尬之色:“世事无常啊,谁也不能够保证自己究竟可不可以永久地存活下去。之前我也以为我能够一直长寿下去,但是终究是遇见了一些意外,一缕残魂也是极为艰难之下才是留了下来。”

  白毅看着大黑一口一个老东西,没有半点尊重的意味,忍不住眼皮一抽,这要是让对方生气了,他们二人估计都是要被弄死在这里。

  不过幸好这老者看起来并没有想要追问的意思,两个人看起来也像是多年的老友一般,在不停地叙旧。

  白毅却是推了推大黑:“你认识这个人嘛?”

  “当然认识。”大黑满不在乎道:“你说这个老东西啊,之前还没有想起来,但是跟他说了这么几句话,我就知道了,除了他还会有谁是这个样子的。只是可惜.......还是死在了寿命之上,现在就剩下一缕残魂了。”

  感谢书友【沉醉人生】的一次599一次999书币的打赏,感谢你的大力支持!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18676/234/